「工作」在半年前我对这个词只有字面上的理解,没有切实的体会。5个月过得匆匆忙忙,就像一眨眼,当眼睫毛还在跟着刚睁开的眼皮晃动时,又被眨巴的眼皮扯了回去,就这样轮回着,无休。

有人说,工作就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因为那样会有激情;又有人说,工作千万不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会让自己的喜好变得乏味,从而会失去它。

他们都是对的,每个人都是每个人的宇宙,每个人也是每个人的中心,当这个宇宙中的物理规律由中心来定义时,那么宇宙中的所有现象都会根据定义的规律来动作。你喜欢加糖的豆腐脑,他又不喜欢,只是定义的参数不一样而已。

青春,加冠至而立。

记得当初工作签到北京的时候,周围的人都问「打算一直在北京待下去吗?」我给的答复是「半年到一年吧」。在此之前我一直在准备农业方面的创业,『工作』对我来说是一块未知的领域,我很好奇会是什么样的,便走上了这个探索之路。

年轻,是实现自己价值,让自己发光的时刻。付出的,最宝贵的不是体力,不是金钱,是时间,时间是一个更多高维度的衡量。当把时间和价值放在一起来衡量的时候,正如我所预料到的,工作五个月带来的时间维度的价值,都不于自己身上。

五个月的时间,去回想我把时间转化成的价值放在哪了?我坐下来发着呆,脑袋里计算着,150天左右的价值都流向了我所在的这个公司,这对我来说是什么呢?什么都不是。

150天里,我只是将我的思维转化成了一行行可存储的代码,去为公司盈利。并伴随着时间的付出,我获得得只是支持生存的金钱,对于我的人生来说,我是在偷生。

以前认为社会很神秘,到了社会上才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人与人之间最简单的勾通,而在这些勾通上,做了很多的各种各样的限定,才能形成形形色色的管理,模样多变的制度,所有的讲到最根部,还都是你我之间的交流勾通。

这五个月里,我不曾饿过,也不曾被天气欺负,我的肉体在进行着各种各样的行为,它很安逸;而我的心灵,却是九曲回肠般。

工作,就如同被教育的那样,你工作会有饭吃,有衣穿,有窝住。人类,到头来也是一种动物,动物的天性就是生存,而当一个动物知道有一条路可以让它活下去的时候,它不会犹豫,很少几率会冒着死亡的危险去走向别的路。

时间会拿着一把利刃,冷酷地从生命中,不时地削去将不属于你的,走至削到头,剩下的只是一个动物,如果不反抗地话。

五个月的工作中,我是如此地空虚,像一个空壳,一个带着发条的机械空壳,早起晚归,吃饭睡觉。我没有忘记大学时他们问的「到时候准备去哪工作」,对于大家我会说「再看吧」,而对于好朋友我会说「我不工作,我想做些自己的」。是的,我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现在的感受是我早已经预料到的,这本就是一个插曲,奏出了它本有的旋律和乐感,听起来是那么的柔和,却致命。我只会听着这柔和地乐声,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空虚。

要做的,是拿起我手中的口琴,用它来吹出属于自己的歌曲,即使听起来牙牙学语的样子,那也是从时间利刃上夺下来的价值。

即使我的肉体现在是如此的满足,那到头来也是要化为泥土的碳水化合物,我的心灵在呼唤我,我的每一个心跳,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我知道,这不是我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