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last day 4月19号后,21号便至上海。
不是赏景心,而与遇人愿

在上海,见到了久别的老翁、田敏。

做为东道主,带我四处玩耍。而最舒坦的时刻,是和老翁在新天地的树下,两个人聊着自己的想法,看着身边的人流,时间悄悄然从人群上滑过,走至拉上了天空的帘。与老翁聊也是让我对这件事的思维更加清晰,也是柔和了他的想法,使这屡水更澈。

得老翁之言,壮此之行,不妄。

上海记忆

南京街上的老凤祥楼

为了取到完美角度的路人

小杨生煎包,老板,来两屉

中华艺术宫,现在对字画的欣赏力越来越下差了,一路走着看画能看睡着。读不懂作画人的心,又何品作画人的墨

外滩!

四眼仔 + 四眼仔 = 四眼仔们

帅气的老翁

漂亮的围栏,从这个角度看是一个人,从另一个角度看是另一个人,设计完美!

佛不渡你,我来渡你。(觉得裤带cos的最棒,简直一模一样)

杭州记忆

阴雨下的杭州,四处是荫

西湖少男!

这里一年四季吃着的棕子,上面的大白肉我可是hold不住。话说棕子这种珍惜食物不应该只在端午左右的时候才吃最好吗?

End

于25日结束此行,也算是踏实了些,让我们的23岁一起噪起来。
转战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