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北京来后,都太没怎么摸口琴了,毕竟住在单元楼里,吹口琴难免会影响周围的邻里,不像在学校的时候,不管吹地再难听,就是在宿舍吹,吵死身边的这一群厮守的他们,我整整在他们耳边吹了一年的口琴。

国庆刚剩两天,把口琴拿出来,擦擦亮,准备说是录几首吹的曲子来,晚上就立即做了。但是发现想要录成一个完成的没有瑕疵的曲子太难了,《大约在冬季》我录了30多遍,自己都听得不想听了,还何况水泥墙上下的邻居呢。每每录时总会有点磕磕绊绊,想了想,还是将有磕绊的录像直接放上来也是不错的。

现在对口琴的掌握还是不够深,深得话就不会有磕绊了,有的音发起来怎么觉得还是不够准,而且在连贯性上还是不够。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大约在冬季』

吹得是勉强能凑合着听的程度,还得再多练习练习,尤其是其中的低音6,老是搞不好它的发音,吹出来像鸭子『嘎』叫了一声一样。两首歌总共录了有50多遍,什么时候到录几次就能录好的地步,就是吹得差不多了。

不知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