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纷纷

就像诗中的那样,很久没有感受到清明时的雨了。西安的雨稀里糊涂地也是下了半个月了,时有时无,空气也算是凉爽!两年前我也是清明的时候早早逃课出去在四川玩了一个多星期,大美的四川确实迷住了我,有山、有雪、有雨、有雾、有生灵,那是一次记忆深刻的地方,我确定以后会和喜欢的人再去的。

坐在宿舍,不忍心在床铺上浪费这三天,便召集了小伙伴们一块去游玩,半个小时后我们便出发了,目的地:延安黄帝陵。

出发时天空滴答着小毛雨,正值校门口的花盛开,但是每一枝的成长情况却不相同,犹如三色花树一般。

坐大巴去黄陵县,买到票已经过了很入了,下行六点左右才会抵达目的地,一路上雨时大时小,时有时无,天空一直阴着,窗外的景色也是在不同城市之间来回切换,最美丽的时候也是就是切换之间的山野过渡,满山的花海,不尽眼底。

傍晚,来到了黄陵县,大巴在城市的半路上停车了,说是因为军队在黄陵封路进行安保,为明天的国家祭拜作准备。我们一行六人稀里糊涂的在一个路边就下了车,伴着拂面的小雨在河边走着。

黄陵——一个很小的县城,整个县城也就像是一个发达的镇一样,唯一有的东西就是一个黄帝陵,那是当地人引以为豪的圣地,而清明节,也是一年中小县城最热闹的时候。

天色随着时间渐晚,我们在县城驻步一会后便开始寻找今天晚上的归处。在从当地人那打听到,当地也只有三两个宾馆,有的人甚至不知道宾馆的方位,在摸索中,我们来到了第一家碰到的宾馆,计划着开两天标间,挤挤就睡了,队伍中的八婆在声声讨让着说“我自己能不能住一间”,我们只回应眼神,不说话。推开小宾馆的门,大步地走到前台,问道“还有房间吗?”“有”,“多少钱一间呢”“四百八十五”。话音还没落下,我们这时已经在门外了。对于六个学生来说,这种价钱足够吃半个月的饭,玩遍街上的小玩意,K几十个晚上通宵的歌,用来睡一晚上,何必呢。

扭头,我告诉八婆说“你在这住一间吧!”。

在四处打听中我们找到了家私人家里开的小宾馆,一个人四十,刚好有两个三人间够我们六人休息,便没有多想,立即住了下来,对于我们来说,能有个安静歇足之地,足矣!

既然已经安顿下来,我们便开始了动物的觅食行动。没想到打听当地人,竟然得不到任何当地独有的吃货,着实被吓到了。千辛万苦找到清真餐厅后,本想带没吃过的好好吃一顿泡馍,但是天公不作美,服务员是个新手,我们的觅食结果很凌乱,很不满意。

饭后便带着八婆去医院,扁桃体发炎的少女急需身心的治疗,挤了一小管血之后,医生对她开了“雾化”这个高级的疗法,对也没有接触过这个的她,也是挺新奇有趣的。

花季少女误入歧途,痴恋大烟执迷不悟。

夜归,从书包里拿出书包里满满的零食,摊在40块钱一张的床上,幸福感油然而生,我们拿出扑克来在床上玩起了各种花样打法,五个人玩到十一点多,另一个人呢?我们也不知道,大概被墙吸进去了吧。一边吃着,五个傻子打着扑克,打累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困觉!

睡觉的时候,我旁边两个,尤其是八婆,叨叨了一晚上被子有烟味、有脚臭,其实那是被子好久没晒过了,发霉的味道,小县城就这两天有人,这些被子才会被用得上,这些天下雨,这种味道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我们都蜷缩在被窝里,尝试着去用体温来温暖这一床棉花。伴着八婆的叨叨声,聊着聊着,我们就睡着了。

没想到的是,第二日,天气大晴,碧空蓝天,空气是那么地清新,我们本来都作好了冒雨去的打算,但是这天气好的,让我们简直太愉悦。拉开窗帘,找开窗户,让阳光酒在其它两头猪的身上,多美好。

收拾好行李,在简单的洗漱后,向店家告别出发,店家说“今晚还来的话给你们便宜”。

少女难忘昨日大烟情,踌躇医院再来两口。

而后,一路沿着贯穿整个县城的马路,走到尽头,便是人潮涌动的地方,被军队拦着。因为早上整个黄帝陵被政府和党包场,普通百姓不得入内,大家只能在远处等待放行去圆自己的祭拜情。中午不久,政府人员走完后,人们才方得进入园区内,人头窜窜,相当热闹。

黄陵门口,请忽略掉鼠笑中的八婆

满满的人群涌向大门

正门

我党在此也是占有很大一席之地的,我党威武!

前面便是祭天的天坛,外面是方形的,里面是圆形的开孔

坛前数照

坛内圆天与坛外方地相呼应

在小山包上,在山中腰,断然写着“文武官员至此下马”。山上坟前,前来祭拜的人们在黄帝墓碑前烧香跪拜,我们也作为子孙们,虽然没有买香上香,但是我们将诚挚的双膝留在了这里,相信他会保我们吉祥!

累了,找了处可以坐下的地方进行休息,拿出背包里的食物补给今天中午的午餐,即使来拜祖宗,也不能亏着肚子,祖宗多心疼呀!

在里面驻留了不久,便恋恋往外步行了,金闪闪的旗子在广场上飘扬,后面便是蓝天相应

场外已相对进来的时候人流少了好多,人们都开始向回赶,就像我们一样,山上还开着漂亮的粉色的花,就像昨日敢来的那样,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晴日与阴雨

走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插曲,此处省略三百八十二个字。

由于腊子隶属部队,晚上还要回去点名,要不然还可以再去别的地方转转,匆匆忙中便赶上了回西安的大巴,在夜色匆忙中,坐地铁到了体育场站,夜色中的省图在高空中残阳的相应下别样的高大。

最美的不是风景,是看风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