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去太白穿越很久了,大家一直没聚到一块,再加上太白穿越很危险,很注意天气,上面经常会有六月飞雪。这一星期开始时我们就说好了一定要去,现在大家毕设都做到的尾期,还算有一部分时间,再晚那么个一星期就要面临答辩了,就在周四我们刚拍完毕业照的时候,就准备第二天出发了。

太白山是秦岭山脉的主峰,最高处海拔3700米,其穿越路线在国内因危险系数高而出名!

去之前,我们把该准备的都要准备好,毕竟在山里要待最少三天,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出发前晚上,我们多借了几个移动电源,都充的满满的,当我走的时候,包里有

  • 帐篷
  • 睡带
  • 羽绒服
  • 长裤
  • 长袖两个
  • 牛仔外套
  • 短裤
  • 移动电源三个
  • 手电筒
  • 煮面盆、餐具

1st Day

次日早上起来便确定好的路线,即从西安转车到周至,再到厚畛子,从铁甲树出发开始爬山,绕一圈后再次回到厚畛子,最少耗时两天半,最多四天。

从城里坐上了去周至的大巴,一直没有去过周至,这一次也算是去看看吧。到了周至后在车站里便看到了去厚畛子的公车,师傅问我们要不要去,我们说在县城里转转再回来坐车。毕竟我们还没有准备吃的东西和燃气。

在周至美美地吃了一碗羊肉泡馍后,便打听了一个较大的超市去买干粮。小县城不大,走几步路就到了县中心,还算热闹的街道上便能看到我们要买东西的超市。在超市里我们买了些饼干、泡面、面包、巧克力、糖、葡萄糖粉……,算了算也差不多够三天吃吧,都是精壮的小伙子,三天准能下来。

打听了半天没打听到卖燃气罐的地方,便踉跄着去车站说是到厚畛子再买,因为到这时问了那个公车的师傅,师傅说村里有卖,就是贵那么一些,既然现在找不到,那也只能去村里买了。而当我们到了车站,才发现已经没有公车了,去那的车每天发两辆,刚那一辆是中午的最后一趟。为了吃饭错过了车,我们都没有意料到,厚畛子在是太白山下的一个小村,离县城还有老远。便和一个包车的师傅讨价还价了半天,答应三百块钱把我们四个人送到那,不用更改计划,也算是让我们开心了一些。

在上山的路上,看到了几个骑行的哥们,看到他们用力蹬着脚踏的身影,我总想起我那心爱的车子,和那些流过的汗水,为他们竖起大拇指,喊着加油。我深切地知道,一个陌生人的一句鼓励,也许是今天多骑两三座山的动力!

半路司机师傅为了逃票,让我们俩下车走了一段路。而这一个所谓的逃票,在我们最后回去的时候才知道,这是司机师傅辛苦演的戏……只为得到更多的酬劳。也还好,走这么一段路,我和B哥俩才有机会看到了古栈道的遗址。

到了厚畛子,我们可以如愿地买到液化气罐,但是……这东西没有灶头不能用,我们第一次想用这个东西,还不知道有灶头这回事,而这里完全不出售灶头,尴尬的我们买了两罐气,如果在路上碰到了驴友的话,还可以借他们灶头煮煮面,要不然三天不吃热东西,体力怎么跟得上来。

坐一个好心大哥的车,我们到了不远的铁甲树,便准备开始我们的穿越路程,一路上我们都是伴着「此处应该有自拍」的口号下来的,而这是我们的起点,怎么能没有自拍呢

听刚才送我们的大哥为我们行程的粗略规划,距离天黑差不多两个小时,我们得在天黑之前赶到三合宫,在那今晚扎营休息。

走过这颗铁甲树,便进入了原始森林里

在刚进林的时候,由于路处于河道的两旁,有的地方无法通行,再加上这里处于入口附近,还可以进行人为的修建,所以偶尔还是会看到用三两个水泥桥和吊桥,这些只出现在了入口不远的地方。

老翁晃动的着,模糊了自己的身影~ 背着三四十斤重包的我

在不一会而碰上了小庙宇,里面供奉着观音菩萨,四人敬香为先

太白四剑客,另一剑客在照片的这一边

在天快傍晚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个亭子,惊喜万分,想着在这里搭帐篷便是极好的。当在亭子周围巡视时,才发现,这里就是大哥说的三合宫,真是有经验的人,他铁定算出来我们今晚是要住这的。

二话没说,因为距天黑也就有不到半个小时吧,这里有个瀑布,水的问题解决了,所以我们得赶快找些柴火,不然天黑根本看不见。不一会儿,我们便从四周找来了很多的干柴,毕竟在水边,湿柴还是很多的,就在我们把最后的柴火往亭子里拿的时候,忽然轰隆隆作响,立马就下起了雨,山里真是说雨就是雨,多亏我们已经不愁火了。搭好帐篷,架起火堆,便开始为我们今天下午的饭劳作。

这是我们刚开始搭起来的炉子,我们用一根V型的树枝泡湿后将盆放在上面煮水,而当水开始冒泡的时候,这要棍子已经烧干了,于是我们把炉子重新盘了一便,最后弄三面炉,前面放柴,后面可以透风,把盆放在上面不晃的状态。这样才迎来了我们今天的第一晚面,我们一致认为,多亏我带的盆,带了筷子和勺子,我们才可以做这顿饭,由于筷子不够,我们便用树枝来夹面,蛮有一种味道。

这一个夜里睡得挺舒服的,我和老翁睡一个帐篷,他们俩睡一个帐篷,大家睡的时候都穿着棉衣,再加上大家睡地挺宽松的,所以一晚上没怎么折腾,都睡得很好。而我在来之前下了上百个张震讲鬼故事,由于B哥和小鹏强烈反对,也没有放出来。实在是可惜!

2nd Day

半夜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早上,我们带着精神抖擞的身体从帐篷里爬出来,收拾收拾开始一天新的征程。

与载我们一夜风雨的亭子留念

开始往上接着走,这一条线路比较陡,回来我们才知道大部分人走这个路线都是把这一条路选择下山路来走的,就因为坡度较大。由于一路的拔高,上面的景色发生了越来越多的变化。

我们在刚走的时候还穿着棉衣,不一会儿全身就冒汗,便都把厚重的衣服脱掉,山里温度不高,刮的都是凉丝丝的风,不像城市里的闷风,但由于不停地对重力作功,我们都穿得特别少,还是汗流两颊。

小憩中的骚气小鹏

往上走,我们离下面的水源越来越远,由于身体出汗,使得我们的水很缺乏,大家最后都空着瓶子,迫切地希望能碰上一个能解渴的地方。

当我们在林地里的时候,看见对面的山上散落的石块,也不知是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石块。没想到,两个小时后,我们便踏在了这些石块上,其后,后面顶峰附近全是这种景色,但第一次踏上石块,感受人的渺小,我们也是很有感慨!

在中午一点多的时候,我们到达了南天门,半天时间,我们由海拔1700米上到了3100米,这一块在山的顶峰,而且可以收到手机信号!在到达南天门之前大概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我们找到了一个水源,记得当时看到水源的我们二话不说就放下了包,拿出瓶子来畅饮一壶。石头缝里流出来的水冰的很,手都不可以直接在下面接水,不然不会儿就会冻地没有知觉了,但是我和老翁还是坚持在那洗了个头,那酸爽。在南天门有一位看守接待站的老人,他告诉我们他那里有红牛和可乐,都是二十块钱,果真山上的饮料不是按原始价算的,是按重量算的。

老人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在四点的时候可以赶到玉皇池的话,那么我们今天晚上有可能赶到最顶峰,即大爷海。有了老人的指导,我们便踏实很多了。

远处可隐约地看到高起的山坡,面朝着草色,我们便出发了。

气温在不停地变化,山上不停地刮来一阵阵雾,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白雾从山坡上爬过,站在里面,凉凉地,好不惬意。

你看不见我,只因为我在云里。

但是我们一直称它为「妖气」。从南天门出发,地势变得平缓起来,慢慢出了林地,进入了草地,而草地坡上的风很大,我们都穿起了外套。我和B哥困意来袭,便在草地上睡了半个小时。草地上有些地洞,里面甚至都还是冻着的大冰块,很难想象这里晚上是有多冷。

本想着南天门离玉皇池也就一站的路,但是我们却用了两个小时走到。由于海拔的不断升高,老翁的身体走的越来越缓慢,B哥也出现了呼吸吃力、心脏作痛的情况,于是我们只能将行进速度稍稍地放缓,到达玉皇池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在这高山上,却盘着这么碧玉的湖泊,水清见底。风越来越大,本来上山时碰到的大哥说我们今天可以在这里扎营,但是这里处于风口,所有的风都顺着山坡带着妖气刮过来,说话都感到困难,要在这里搭帐篷的话,那晚上根本是睡不着的,甚至帐篷都有被掀起来的可能。

俯瞅玉皇池,不停地有妖气从湖上飘过。

爬了才不一会儿功夫,妖气已经遍布在湖上了

在这里补给片刻,我们便接着往上爬,在上山的路途中,看到了70多人的组团,他们的队伍拉的很长,都是隔一会可能看到四五个人。这里的地形全是石块,爬过一个山头,便看到了三爷海。

此时风越来越大,并夹杂着雨点吹在身上,气温也是到了该穿羽绒服的时候,而这时我们碰到了一队人。他们说是从大爷海上下来的,其中一人是那70个人的队长,他询问我们来过没,有没有人知道路,而我们的回答都是否定的,旁边的大爷说,「你们年轻人这都敢乱来,上面很容易就迷路,说不好听的这山里哪一年不死几个人」,这些话听得B哥有点担忧,那个队长很愁地看着我们问我们给家里打电话了没,他说「上面有两个三岔路口,你们得在路口注意,千万不能走错,上面还正下着冰雹」,我们询问还有多长时间能到大爷海时,得到的回复却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说「小伙子嘛,最多两个小时就到了」,而大爷的回复是「你们啊,三四个小时都到不了,上面还远着呢」。

这里意见产生了分歧,他们的言语把B哥震住了,大爷说「你们最好还是往回走,找个地方搭帐篷休息吧,天也快黑了」,B哥这时则要求要按照他们的说法去做,但是往回走的话能露营的地还很远,等于下去了明天还得上来。B哥说是要在三爷海的一个小土地庙旁搭,但是我看过这庙在湖边,虽然挡住了从山下刮来的风,但是从湖上刮过来的风也凶猛的很多。毕竟他们大多数人都说可以到,所以我们还是选择继续前行,弄得B哥很是不开心,一路都在说「不爽」,「真是太不爽了」。

即使上面下着冰雹,那毕竟有人,可以相互照料,如果待这的话,这里已经没有柴火之类可以烧的,那晚上没有热量获取,很容易出危险,去上面还可以借别人的灶头来取热食,即使有事,那么多人,也不害怕什么。

在三爷海时的小土拔鼠,一路上在我们的视野里跳来跳去最多的小动物。

老翁这时候体力越来越不行,所以让小鹏把书包和老翁的掉换,走了大概五十分钟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二爷海,没有做过多的停留,直接顺着一路上的箭头接着往上前。为了害怕在石海里走丢,我们说好走三十米必须看到一个箭头再走,不然停下来返回再找路。

没过十分钟,我们就到了二爷海附近山包的顶,开始走下坡路,我们已经能感知到大爷海就在前面等着我们了,所以我们拿出来食物进行体能的安慰。而当我们打开书包时,所有的包装都因为气压变得圆滚滚的,像个球一样。

走不远我们便看到了有人布置的天线,铁定了前面是大爷海!就在我们眼前了,到达大爷海时,大家都觉得还好没被老人的话吓到,一个小时都到了,也没说是三四个小时都到不了啊!

还好冰雹已经停了,二话不说,立马开始找地方扎营,刚好看到湖边有人在那待着,便过去他们的帐篷旁去搭话,人都睡了,便没怎么说,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一夜的大风,差一点就把他们带着帐篷吹跑,9点多的时候灰溜溜的跑到平板房里睡了一晚。

我们像一个好心的大哥借到了灶头,由于风太大,我们找到了湖边的一个破旧的道观里扎营,里面虽然有积雪,但是四面都是石壁,挡风性还是可以的。

晚上,湖面开始结冰,在石屋里可以听见冰渣之间敲击的声音和大风的吼叫,今天晚上是四个人睡在一间帐篷里,外面的天气如此恶劣,而我们睡得还算舒服,就是无上的幸福了。清点了一下食物,只剩一包半面包,和几包榨菜,所以明天必须走出去,若走不出去的话,我们的口粮面临着很大的危险。

3rd Day

早晨七点起来,我们收拾收拾便开始了新的征程,先爬拔仙台以到达这一次路线的最高点,阔揽群山。

与白云同呼吸

向山下大爷海的接待人员问路的时候,发生有有趣的一幕,里面几个中年妇女,说前面路难走的很,全是岔路口,问她路她不说怎么走,她只说难走,你得找个人带你去,一百块钱。然而我们没有接受,直接向前走,十分钟后便看到了路口……多亏我们心理还算强大,没有被吓到。

一路走下去,经历过了荒芜的大草地,找到了地图上的跑马梁,就像找到了回家的路

我们一直走,向南方步去。一路上不是我们进入了云,就是云吞去了我们。一路停停走走便来到了雷公庙,说是庙,现在所剩的,也只是些许木头杵子。

又进入到了云里,我们两个短发头发上全是水滴,走了好久终于到了将军亭,这是我们几个速度还可以的时候。

云里开始下起了雨,我们都套上了防雨罩,他们都戴上了帽子。就在我们快到下一站老庙子的时候,突然一下,老翁踏入了一个泥坑,一看情形不对,这才发觉过来脚崴了,这下惨了,一路上都说是要小心崴脚的,现在才中午一点,离晚上下山还有半天的路要走,突然一下我就觉得有点担心了。

老翁在老庙子休息的时候为脚上上了酒精,能大概走着,拄着登山杖,我们便出发了。

就在这时,我们迷路了……这里有两三条路看似都可以走,我们不知道该走哪一条便走了系着红丝带的一条路,红丝带上写的是净水鸟,后来的一路我们都是跟随着这条丝带在走,多亏了它们,我们最后才能如愿走出山里。后来才知道这些丝带是昨天的70多人的团绑上去的,很难想象如果我们没有碰到他们,那会是怎么样的结果,不敢想。

后面的路一路下坡特别陡,而且一路上都在云里下着雨,山路变得泥泞不堪,而跨过这一块,我们下午一路上都是在竹林里穿梭,听说这还是大熊猫的栖息地。

竹林里的泥泞让我们走得越来越慢,稍不小心就要跌倒,老翁作为伤员走得最慢,所以我待在他的后面做贴身护卫,然而并没有起什么作用,而是眼睁睁地看着老翁摔了好多跤,我竟然可耻地笑了……

他们走在前面,我在后面断后,天空下着雨,老翁已经没有心情再拿出手机拍照了。老翁背着背包像背着一个大龟壳一样,Nijia!他在竹林里的时候,看到出了一片竹林,又进入一片竹林,出了一个山沟,前面又是大山,很容易理解老翁内心的崩溃,渐渐地我们看到了流水,那就意味着我们快到山下了。

一路的下坡走得大家脚踝都很疼,一路都沿着净水鸟的红丝带走了下去。

回来查到才知道净水鸟是大爷海上的一种鸟,学名叫白顶溪鸲,它们因为会去把湖面上的小草细枝什么地都叼走,人们叫它净水鸟,而这些志愿者则是去山上清理大山,捡垃圾,让森林变得更漂亮,真是感谢他们,如果我们可以的话,也会做净水鸟。一路上我们都将自己的垃圾装的垃圾袋里挂在背包外,还记得路上遇到那些团队的时候,他们还问我们应该是90后吧,称我们做的真不错。去欣赏美丽的大自然,岂能让她蒙上污点?

最后下到公路上,很巧碰到了上次送我们上来的大哥,晚上在大哥自家的小旅馆住了一晚。更巧碰上了在大爷海和我们一块搭帐篷的哥们,我们和他们三个喝着酒,聊着山上好玩有趣的东西。

晚上,睡在床上,是如此地惬意。

4th Day

最后的小插曲来自最后一天我们回县城的路上,车出的问题在路边修。这种不用愁时间,不用愁什么事,我们就在那惬意地等待着,也许,这是只有一个月就要毕业的我们最美的事了吧。

终南太白山,我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