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h

10-post collection

二零一七

2017年的前10天,我来到了北京,在燕科第七层拐角的房间开启了新的旅途,伴着未实现的点子与激情。 2017年的最后一天,在拐角的房间,写下这一年的过往与心情旅程,伴着更具象的点子与激情。 前六个月 在新的旅途上没有找到合适的伙伴,刚开始还是有点些许的失望,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人还是看运气的,急也无用。 »

远方与面包

来北京三个多月时间了,前一段日子把刚来时租的两室一厅退回给了房东,损失了一个月的押金,搬到了离办公室很近的放机床的一个小屋。 初代的东西已经定型了,整个事情也慢慢走上正轨,前几日也是进行了工商注册,这两天便是一直在和工厂联系加工样品,向上游联系元器件,随之,也是囊中越来越羞涩。 10个月的时间里,每 »

去做改变

打五月初回西安租了一套单元开始大干,到现在房东打电话要下半年的房租,匆匆忙忙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了 刚开始异想天开,提出了很多关于机器人天马行空的点子,以及对强人工智能的无限幻想,幻想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的超维度结合,幻想机器人对生活的翻天覆地的改变,甚至幻想到对这种机器人的敬畏、恐惧。那是梦,但唯 »

辞行之深圳

在去深圳之前,约了几个小伙伴一块出来,但是大家都是有工作在身的人,所以只有把等到五一大家一块出来玩。周一(25/4)到的深圳,得在深圳一个过三天才能待到大伙的到来。 而等待的这几天,则是白天自己一个人玩,而晚上的话,则是娜娜下班后一块去「小香港」大吃大喝,别看娜娜身材玲珑,饭量和我可是不相上下。 在 »

辞行之上海

于last day 4月19号后,21号便至上海。 不是赏景心,而与遇人愿。 在上海,见到了久别的老翁、田敏。 做为东道主,带我四处玩耍。而最舒坦的时刻,是和老翁在新天地的树下,两个人聊着自己的想法,看着身边的人流,时间悄悄然从人群上滑过,走至拉上了天空的帘。与老翁聊也是让我对这件事的思 »

扬帆,起航

19/4/2016晚 距离4月19日Last Day还有5天,在这九个月的工作中,前五个月是一个由澎湃至空虚的过渡,而后四个月,则是在平静中的挣扎。 这几天来关心的人会来问我:「正正,去哪呀?」,而面对这个问题,我回答的都是「去外面闯闯」。 这个答案是很模糊,是很大。 没有精确到我要去哪一个城 »

我的车子们

2015年8月30日,我,梁正,在这个地球上生活了8158天。 我拥有车子的时间是初三的那个暑假,大概在8月15左右去省城买了我第一辆自行车,那是2008年,从这一天算起,我拥有车子的时间为2571天。在这2571天里,我拥有过五辆车子,骑过不计数的车子,我已经忘了我骑了多少公里,我记得的是我的双腿 »

愿风随你去

谁拥有永驻的青春,谁又能抓住那流逝的沙,在时间面前,我们只是过客,我能做到的,就是愿风随你去。 往事铭于心中,你我曾笑过,醉过,哭过,如今狂风掀起了我们华丽的翅膀,那就让风带着我们飞翔,去天南海北的角落,去你不曾到过的地方,去看你不曾见过的景色。 飞吧,我的伙伴们! 毕业照行 大学的四年,三年 »

吹烛夜酒

所谓的吹烛,是学校停电了半天的时间 刚到一五月,西安就变的焖燥不安,即使天气预报说着说今日必有大雨到,但是也没感受到有很多的凉快,还是烈日,我们打开了尘封的风扇,我穿上了短裤,来被迫迎接这个夏天的到来。 这些日子一直在忙,我经常会想起来说是是时候写博客了,但是恍恍又把心里的想法恍过去了,在前几天跑步 »

方向的转变

前序 暑假早早就来到了学校,一直在看农业方面的书,计划着心里的事情。 之前,我一直告诉身边的人,编程只是我的爱好,我永远不会把爱好转化成工作,那样我觉得很痛苦。 当大家都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我却为之不动,在策划我的农业大计。不知道九月中下旬的哪一天的时候,远哥和老翁要去腾讯霸面,我心想这要是创业的话,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