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

12-post collection

川儿爹

川儿——我很久以前遇见过,很多次。我没有想到去要记他的名字,因为,我们不曾谈过很多,当我把这个名字和我记忆中的人对上号时,也就是两三天前,我才给那个孩子命名为“川儿”。 我看到川儿,是在川儿爹牵着他玩耍的时候,川儿骑着磨蹭过的鸭嘴车看到我们羞羞地笑着。 川儿爹,穿着蓝色的衬衫领短袖,宽宽的肩膀,将衣 »

像梦一场

偶尔听见同学弹《梦一场》,不知是他动情的演唱还是些许歌词触动了我,眼框被打湿。 后来,自己找到了这首歌,虽然歌词与我不太相同,但是当我听到那一句“像梦一场”,心里好像放下了所有,眼框再次被打湿。 可能是自己一个人走了好久,拼来拼去,些许累吧。 更有可能是我站在了别人的角度去听这首歌了吧。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