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

12-post collection

二零一八

写下这个标题时,才发现距离《二零一七》只相隔了一篇。 颠颠簸簸的一年,我攒下了上百张火车票,东南沿海跑了个遍,与北京到上海的T110、T109上的列车员打熟了眼,列车员的“你不是昨天刚来上海吗?这又回去了?”,道遍火车上的一年。 开春的时候,不知道该往哪跑,客户在哪,客户应该是什么性质的,谁会买我的 »

本心不变

这篇纯属记录当时的感觉,逻辑较混乱 今天晚上11点刚到厦门,本是在厦门租的青旅,可不知厦门晚上公交车就停了,市中心又在岛内,离厦门北站远得很,就把城里的青旅给退了。 下了动车在车站外踌躇,满是的哥,我本是要去明天的工博会赶个尾,看能不能拉到客户,所以晚上在哪都好。要么在车站休息一天,要么火急火 »

远方与面包

来北京三个多月时间了,前一段日子把刚来时租的两室一厅退回给了房东,损失了一个月的押金,搬到了离办公室很近的放机床的一个小屋。 初代的东西已经定型了,整个事情也慢慢走上正轨,前几日也是进行了工商注册,这两天便是一直在和工厂联系加工样品,向上游联系元器件,随之,也是囊中越来越羞涩。 10个月的时间里,每 »

辞行之深圳

在去深圳之前,约了几个小伙伴一块出来,但是大家都是有工作在身的人,所以只有把等到五一大家一块出来玩。周一(25/4)到的深圳,得在深圳一个过三天才能待到大伙的到来。 而等待的这几天,则是白天自己一个人玩,而晚上的话,则是娜娜下班后一块去「小香港」大吃大喝,别看娜娜身材玲珑,饭量和我可是不相上下。 在 »

辞行之上海

于last day 4月19号后,21号便至上海。 不是赏景心,而与遇人愿。 在上海,见到了久别的老翁、田敏。 做为东道主,带我四处玩耍。而最舒坦的时刻,是和老翁在新天地的树下,两个人聊着自己的想法,看着身边的人流,时间悄悄然从人群上滑过,走至拉上了天空的帘。与老翁聊也是让我对这件事的思 »

扬帆,起航

19/4/2016晚 距离4月19日Last Day还有5天,在这九个月的工作中,前五个月是一个由澎湃至空虚的过渡,而后四个月,则是在平静中的挣扎。 这几天来关心的人会来问我:「正正,去哪呀?」,而面对这个问题,我回答的都是「去外面闯闯」。 这个答案是很模糊,是很大。 没有精确到我要去哪一个城 »

皂荚

皂荚是我在家乡接触过的一种植物,它长得像扁豆,但是不同的是,它几乎没有籽,而是拥有厚厚的荚皮。 它被磨成粉后,放在水里会起很多的泡沫,父母那一辈用它来在河水里洗衣服,所有家家户户都要在皂荚树掉皂荚的时候捡好多回来,放在家里等要洗衣服的时候再去磨粉。 带有污渍的衣服,带着尘土在时间上的积累于纤维之间, »

望雪

漫于空中,净于是非。 杨柳老干,银花朵束。 乐自何方,奏必芳人。 相望相望,觅于何处。 音透五方,声转桑桑。 舞之与雪,欲伴迷障。 鸽唿风鸣,与声波澜。 蔽日齐天,散散国土。 翠竹方斜,烂漫白叶。 帘目蹴寻,唯收茫白。 揽衫踏雪,足声尔尔。 自得愚音,伴与苍乐。 齐之声点,步 »

什么是工作

「工作」在半年前我对这个词只有字面上的理解,没有切实的体会。5个月过得匆匆忙忙,就像一眨眼,当眼睫毛还在跟着刚睁开的眼皮晃动时,又被眨巴的眼皮扯了回去,就这样轮回着,无休。 有人说,工作就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因为那样会有激情;又有人说,工作千万不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会让自己的喜好变得乏味,从而会失 »

行者

行者二字,『行』作形容词,来描述『者』的状态。 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是初三结束的时候去青海看到了望不到头的草原山脉,伸手可触的云朵,山头刮来带着青草香味的风,还有那无边的湖儿。 这一帘帘景色在这里存在了几百万年,仍是它该有的样子,那么地平淡,而对于一个来到地球上15年的生命过客来说,触摸着它的平淡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