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016晚

距离4月19日Last Day还有5天,在这九个月的工作中,前五个月是一个由澎湃至空虚的过渡,而后四个月,则是在平静中的挣扎。

这几天来关心的人会来问我:「正正,去哪呀?」,而面对这个问题,我回答的都是「去外面闯闯」。

这个答案是很模糊,是很大。

没有精确到我要去哪一个城市,去要干什么样的事情。我只关心的是,不要让黑色的空虚继续侵蚀我的灵魂,只要做我认为对我有意义的事情,这便是生活。

漫漫的九个月中,是起是伏,是跌是撞。

有刚认识几天的同事离职的不忍心
有和新认识同事的放浪下海
有喝多了和一群叫不全名字的他们嚷嚷理想
有酩酊大醉下与一群人赌博
有被挖跳槽时的踌躇
有和下班满头大汗地和某破电瓶车飙车回家
有和那一对在滑雪场上体验速度
有和舍友做了半个月的晚饭
有与猥琐男们一起探望新来女同事
有和肌肉男每日疯狂健身
有每月的饲养员组织的蛋糕会
有与僵硬男们一起跳舞
有被男神受教冷笑话
有向两位饲养员讨要食物
有与骑行者们上山下岗偷摘野外的梨
有被大哥赐予神速撸码的技巧
有在健身房带着她们一起咬牙练肚子
有在泳池中请教他们如何游泳
有与贱人整日讨论发型问题
有饲养员亲手做饼干投食
有被男神鬼畜的年会视频
有大哥这个少女心的逗B
.....

回忆冲撞,唯是人难忘。

相见有缘,再遇有时,前面的路上是否还会再见到,一切天注定,但,你们就是我的22岁。

接下来的,我明了自己的方向,但是路,我只知道『在脚下』。

无论接下来做什么,都会时刻充盈着这空虚皮囊下的心灵,无论吃饱食寒。我是一个不安分的行者,唯有走在路上,才是真正的生活。风里来雨里去,我更喜欢在单车上的汗水淋漓,在大口的喘气声下,在耳边刮来呼呼的风声中生活。不去重意结果,只享受这一路的艰辛,便是我心。

做认为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很简单的我。

于农历丙申年三月初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