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人总是要分开的


一部起于1999的电影,一部起于青春的电影,一部起于三角恋的电影。故事发生于山西汾阳,主人公都操着山西的本土言,晋生、梁子都同时喜欢上了开朗的涛,在两人的夹持下,涛最后选择了煤老板、能唱能跳的晋生,而淳厚朴实后者梁子选择离开,漂泊他乡。

-连一声再见也不说吗?
-那一天在迪厅说过了

迪厅,年轻的涛伴着《Go West》在浪声中舞动着身姿,晋生熟练地和着,两人拥在了一起,梁子走向了舞池里「这这么决定了?」。厅外,梁子一拳将晋生打出鼻血,「再见」,梁子的路,和晋生、涛分来了,他们的路上,也没有了梁子。

-狗能活多少年?
-卖狗的说能活15年

『汾阳有座碱场塔,距天只有二尺八』当地老人念叨的那座塔,应着28大杠与灰褐色的瓦房在他们俩的背景中出现,并且涛抱着一只刚买来的小狗,清朝立下来的塔,看塔的人换了多少代,唯有塔依旧是那番模样。「嗵」,冰面上炸起水花,涛点响了没有买到枪的晋生买来炸梁子的炸药。

-我处朋友了
-谁呀
-晋生
-你觉得好就好
-我去打点热水

父亲拿起杯子,走到火车的连接处,靠在车厢上,望着车窗外被车速扯模糊的景色,一只手托着杯子,一只手盖在杯盖上。

-你什么时候回来
-永远不回来了

梁子将涛送来的请柬锁在房里,在回答涛问出来的问题后将钥匙向空中一抛,背着行李留下了背影,没有再见的一别。

#2014

-你得住院,明天亲朋好友借钱的事我去吧
-住院得化疗,都要花钱啊

无钱看病的梁子从邯郸煤矿回来,躺在曾经放着放个请柬的炕,咳得不停,与抱着几个月大孩子的爱人说话。

-你方便
-方便

被爱人请来的涛将一摞钱放在梁子的被子旁。从包里掏出了那一串被梁子扔掉的钥匙,「你的钥匙」。走时顺手拿走了那个15年前的请柬,在山西的褐砖上拍拍灰,单身的她将请柬塞进了包里。

-我到了,在车站等你,你别急

涛父亲对着电话那头刚70岁的战友道着。坐在侯车室的椅子上,手里电话响起来,而涛父亲并没有察觉到,只是将头歪向了左肩。

-涛,叔我对不起你
-也没让您过好寿

医院里,涛满脸泪水、鼻涕强说着,医生离去安排父亲的遗体。

-让孩子回来,父亲走了

涛告知上海的晋生。飞机上下的7岁的孩子,涛的孩子,涛在车里给孩子戴上孝带,戴上墨镜载车孩子去丧事地点。那座塔,旁边的建筑已经重建了一遍。

-妈咪
-宝贝,妈咪给你安排好了,到乐以后要学着一个人去生活了

视频电话那头的妈妈与孩子说着。涛将Ipad抢过,对着女人说「麻烦让张晋生给我讲话,谢谢」,与晋生用山西话道「能不能不要这女生当我的面联系到乐,不用你们安排,我会安排好的」,旁边是那只长大了的小狗。

-妈妈为你包了麦穗饺子,好吃吗
-好吃

给孩子喂着饺子,两天后孩子就要回去飞到澳洲去学习,涛只有两天的时候与孩子相处。他们开车去那年他们开车去的河,那个点炸药的河,背后那座塔高高入云,响起了那首在迪厅的《Go West》。

-好听吗?

在火车上,他们俩用耳机听着她年轻时喜欢听的《珍重》,到了点点头。「这一家里的钥匙,这是大门的,这是小门的,到乐作为家里的一员,有权利拥有家里的钥匙,任何时候都可以回家」,涛将钥匙放在到乐的手心。

#2025

-What's your mother's name?
-I have no mother.

身在澳洲的到乐已经长大成人,他已经忘却了汉语,在汉语课堂上,他的老师问道。晋生也因官场14年的反腐移民到了澳洲,但是仍操着山西方言,全然不会英语。

-I hadn't ordered take-away. -I'm not a deliver, I'm your guest.

到乐发现她的汉语老师与前夫的见面后,前来安慰老师「Let the past pass」。

-他可以做任何事,想要自由
-自由?知道什么叫自由吗?在中国是不允许有枪的,而我来这个国家,法令允许买枪,于是我买了很多枪,但是我没有敌人!

晋生拿起枪怒冲冲地说到,对着被请来当翻译的汉语老师,「I don't need your permission」到乐挥轴离去。

-What's this?
-My mother's name is TAO, like waves.

到乐与老师赤裸在床上,老师拿起到乐脖子上挂的钥匙问道,到乐哭着回答。在那段经历后两人开始了忘年恋。

-How will you introduce me to your mother? girlfriend? friend? sister? teacher?
-I know, I's your freedom.

老师问到乐,而到乐并没有作答,老师于是说了第二句。当他们准备回山西去的时候,面对这些问题到乐犹豫了一会。

-涛

正在包着麦穗饺子的涛听到好像是到乐在叫自己,回头一看,并没有人。将包好的饺子放在盖子上,带着老了的小狗,「走」,来到那河边,松开狗带,身后是那高高的塔,天空中飘着毛毛的大雪。她带着微笑慢慢地开始在空气中扭动着身姿,背景音乐《Go West》慢慢响起,熟悉的舞步再次在白雪地映衬下跳动。


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让我突然想起了那些陪我走过路,却已经离去的人,想到了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所有留下的只有记忆。人生是什么样子?是一条长路,你我都在路上擦肩。

山河不变,故人易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