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紫禁城

在和一块实习的哥们过玩三十和初一后,都分开做自己的事了,一个人没事,便想去皇城转转 这一篇文章用照片记事 初至 从五号线下车,在王府井看到了城市里依稀的年味 临近 在红墙外贴行,每一块砖瓦上都满满地刻着历史。 还记得我上次来北京唯一的照片就是让游玩的人帮我和车子拍了张合照,现在车子已经不知道被哪个人 »

初窥京城

到北京已经整整两个星期了,这篇文章上一周本来就应该也来着,但是老师给了英语翻译搞不完心里老痒痒,于今天终于完成了任务,拿起键盘速速开写。 在宿舍里有个小伙伴有辆折叠车,好久没有骑过了,放在客厅里用把手来晒袜子,将它借来后,将前后车闸调好,车身擦擦干净,就要出身开骑了。 我住的地方在北京的最北边,在北 »

川儿爹

川儿——我很久以前遇见过,很多次。我没有想到去要记他的名字,因为,我们不曾谈过很多,当我把这个名字和我记忆中的人对上号时,也就是两三天前,我才给那个孩子命名为“川儿”。 我看到川儿,是在川儿爹牵着他玩耍的时候,川儿骑着磨蹭过的鸭嘴车看到我们羞羞地笑着。 川儿爹,穿着蓝色的衬衫领短袖,宽宽的肩膀,将衣 »

永远不凋零的花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老大哥李宗盛的歌,永远是干脆,直接。 近日,又回味了一些老李的作品和关于他的DJ,才发现老李的感情史是如此波折,两次失败的婚姻,现在带着两个孩子的他,是因为对感情的参透才写出了这么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歌? 生活 失去了车子以后,突然有一天,才发现好久没有去远 »

方向的转变

前序 暑假早早就来到了学校,一直在看农业方面的书,计划着心里的事情。 之前,我一直告诉身边的人,编程只是我的爱好,我永远不会把爱好转化成工作,那样我觉得很痛苦。 当大家都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我却为之不动,在策划我的农业大计。不知道九月中下旬的哪一天的时候,远哥和老翁要去腾讯霸面,我心想这要是创业的话, »

像梦一场

偶尔听见同学弹《梦一场》,不知是他动情的演唱还是些许歌词触动了我,眼框被打湿。 后来,自己找到了这首歌,虽然歌词与我不太相同,但是当我听到那一句“像梦一场”,心里好像放下了所有,眼框再次被打湿。 可能是自己一个人走了好久,拼来拼去,些许累吧。 更有可能是我站在了别人的角度去听这首歌了吧。 »

开博篇

博客做好已经很久了,大概有快二十来天了,但是一起没有写一篇文章出来,可以是因为上大学来好久没有随心所欲地组织过文字的原因吧,但是那种想用文章来表达内心的欲望却每天都在提醒着我快去写吧!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心一直静不下来。 这个假期,我本来准备去外面看看,做自己想做的一个调研,可是当母亲吱我回家修电脑 »

Projects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