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纯属记录当时的感觉,逻辑较混乱

今天晚上11点刚到厦门,本是在厦门租的青旅,可不知厦门晚上公交车就停了,市中心又在岛内,离厦门北站远得很,就把城里的青旅给退了。

下了动车在车站外踌躇,满是的哥,我本是要去明天的工博会赶个尾,看能不能拉到客户,所以晚上在哪都好。要么在车站休息一天,要么火急火燎搭车去市里,找个离展馆进的旅店过个夜。

我在马路旁没拿下去哪的主意,和一位摩的大哥聊起来,打着闲聊的心,顺便吹吹这厦门的新风。

一会儿又出来人了,摩的哥便忙了去,我顺路走走,也是时候找个歇脚的地儿了。打了几个美团上看起来便宜,又近的旅馆电话,都说满房了。

这时一位拿着住宿卡片的阿姨,来回问走出来的旅人:住宿吗?我刚出站的时已经被她问过一次了,这次我便便问了个价,阿姨答到120,我应声喊道80,随即阿姨跟着我开始踱步,夸自己家里房间好,她拿出手机来,翻到了相册,说让我看看自己家里的装修,真的不错,我和阿姨笑道:我就简简单单睡个觉就好了,不用多好,明天大清早又走了。阿姨从120减到100,减到90,她说让阿姨挣一个打扫房间的钱吧。

最后在我的不屈不挠下,80块还是成交了。阿姨说着便指着桥墩阴影下面的电动车说道,我车就在那,我载你去。由于我有个箱子,放在电动车踏板上骑起车来些许有些不利索,我便问道要不让我来骑,您指路就好。阿姨笑笑说,170斤的胖子我都能带,没问题。

她骑车电动车,载我来到了一个村口,指着说那就是她家,便要带我去房间放东西。我本没有报太多遐想,在火车站拉人的住宿环境,我也是深有体会,一张上个世纪的床,一个盖瘪了的被子,和一个喯着绿青漆的床头柜,最多再来个20块钱在废品站能买到的电视机。可是,眼前这一幕,我有点惊呆了。

我向阿姨张口惊叹到,我竟然花80住了这么好的房子,对我一个人来说简直太奢侈了。万物俱全,和城里的200块配置一模一样,支付宝转完钱,阿姨说也不收我押金,给我找来了手机充电线应急。

我在洗漱台前洗把脸,觉得挺惭愧的。还能想起来阿姨在车站的时候,一边说自己家的房子是精装修的,一边准备点开手机里的相册给我看时,我却口头说「您不用给我看,我就简单睡个觉,过个夜就好了」拒绝了她点开相册的那一瞬。现在想起来,确实她只是想把漂亮的家里展现给客人看,希望得到客人的认可。

虽然我在这件事上的消费初衷是没错的,可是让我觉得惭愧的是,我带着一颗社会人的心,面对了一个很原本的村民。即使这从头至尾就是一个商业事件,但是换成我去推这个房子,我确实能想到别人拒绝看我家辛苦装修搞得特别漂亮的房子。

这种感觉很微妙,辩不上是与非,村里长大的我,虽离开了黄土汗锄,在社会上游历,但是我仍希望我的本心,是那一个简单的我。

所以本文亦名:Keep Foo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