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北京已经整整两个星期了,这篇文章上一周本来就应该也来着,但是老师给了英语翻译搞不完心里老痒痒,于今天终于完成了任务,拿起键盘速速开写。


在宿舍里有个小伙伴有辆折叠车,好久没有骑过了,放在客厅里用把手来晒袜子,将它借来后,将前后车闸调好,车身擦擦干净,就要出身开骑了。

我住的地方在北京的最北边,在北五环的外面,贴着城里,这里有个小区叫“天通苑”,他们说这里是号称亚洲最大的小区,单地铁站经过了三站。由于地处在北京城的最北边,所以房价比较便宜,很多在北京工作的人都在这里住着,每天上下班的时候公交系统就会成为最考验的市政成绩的时候。公司离宿舍挺近,二十分钟就能走到,这倒是很方便。

把车子抗下车,把我带来的帽子塞在了车子的车座下面,以备晚上回来的寒冷。

小车子因为是折叠的,摇摇晃晃,踉踉跄跄地就上路了。

下楼看到的是北京的蓝天,北京其实说是雾霾严重,但是地处华北,这里常刮从内蒙东北来的大风,只要一刮风,第二天天会格外的蓝。这是在西安一直看不到的,西安紧贴秦岭,气候干旱,没有风,雾霾只会越积越重,不像北京还会有老天来清扫。

直往南下,不远就是奥林匹克这一块地,有森林公园,鸟巢,水立方,由于这些地方不让自行车进入,我只能远看。瞬时就想起了大一的时候骑行经过北京的故事:

那年,骑着车子大老远的经过了奥林匹克公园旁边,却得知不允许自行车进入,我看着车子后面驼着的大包小包的衣服,帐篷,感到相当失落,在门口伫立了那么小小一会,这时,一个哥们向我走了,告诉我说他在这里做兼职发单,吼了一天了,渴得很,看到我驼包上左两瓶,右两瓶插着的矿泉水,他说这个可否卖给他和他的伙伴两瓶。

看着这个年轻人一头的汗水,在这奋斗、努力,我向他说把水赠给他们,我水多,不差这两瓶。我清楚地记得他说“真的?你太好了”,之后他问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一会我说要走了,这里不让车子进,他突然说“哥们,我们有这里的工作牌,我帮你把车子骑进去”,我两眼放光,他说他要把车子骑走从另一个门进来,让我直接从这里走进去,在里面等他。我没有想太多,就把车子交给了它,把我移动的家交给了他,我从安检口走了进去,看着他在外面远去......远去......。

我一个人空空得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儿突然心慌起来,在里面紧张地四处观望,他还没来......于是则开始害怕,过了一会,慌张的我看到他不知从哪个道里骑了出来,看到他的一瞬间,我心才砰地一下放下了。当时我恐惧感前所未有,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突然没有了一切,我永远忘不了那短暂地惶恐。他不断地感谢我,我则真心地感谢他。

那一晚,在公园里推着车子走,在里面闲逛的北京当地小伙子很吃惊地问我怎么把车子搞进来的,他告诉我这么久了,他从没骑进来过。那一晚,我在鸟巢附近的草坪上摊开防潮垫,垫子上一半是车,一半是我,睡得好甜,虽然几乎一晚的被蚊子咬。

骑着在森林公园附近转,看到了一群航模爱好着在不大的空地上搞着小飞机,便去凑凑新奇,看到了好多好玩的飞机:

一群什么年龄都有的人在一块因为爱好玩耍,相当好玩。在这里看了些许片刻,看看暧暧地太阳,骑着小车子又开始上路了。在走出奥林匹克这一块地的时候,拍下了鸟巢远看的婀娜样。

一路往南接着走,慢慢地进入了四环内,发现了另一个不一样的北京。进入四环以后,发现路上的车少了很多,没有的嘈杂的人群,街道上稀稀拉拉跑着几辆车。没有像我住的那一块一样高的人口密度,这里,更多的悠闲,不由得感叹社会主义还是很好地利用房价的控制来制造了一个社会主义理想桃园。

我现在对于北京的理解,还是一个单纯的贵,吃东西贵,买东西也贵,可能是我从学校突然到社会上实习,还没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吧,这些日子算是熟悉了,找到了几家便宜的面馆,大概十三四块钱就可以吃饱,算是一种求生的本能吧。刚到北京的第一个晚上,我下火车坐地铁,一买票,要六块,我当时小心肝就吓出来了,在西安最大也就是个把三四块啊,而且还是坐好久的。小城市的人,来大城市长见识了......

中午没有吃饭,半路上就犯饿了,找了家饺子店进去,看着这大城市里的饺子店,走进去心里都没底气,心想要是砍我个八九十的,那老脸搁不住还不得灰溜溜地出来。一问,三两饺子最低的18,犹豫一下还是要了,平时吃饺子要一斤的,我很担忧这三两会喂饱我的胃不。最后看到饺子还是放心了很多,虽然价钱虚高,但是个头还是挺实在的嘛。

我在骑车的时候嘴里在嘟囔着学着北京人说话,不知不觉往里就骑到了一群四合院的地儿,窄巷子门口,有着传统的拉车夫在等待生意,已经傍晚了,他们似乎已经倦了,在那歇息着。骑了不远才知道这里叫北锣鼓巷,慢慢地就看到了文艺的酒吧开始出现,他们说的南锣鼓巷就在不远处,挤满着人群。因为骑着车子,我没太想往人群里挤,就往侧边走了。

突然,这时看到路边四个外国人在玩着吉它,吹着口琴在一个音乐吧门口,关键是,他吹着口琴,哇,吹得相当棒,我今天出来的时候还在犹豫要不要带上口琴,可以找个人少的地练练,他的口琴迷住了我,我在那看着,他们告诉我他们晚上在这个音乐吧里面会有一个演出,希望我晚上能来看,再聊了会我答应他们我会来的。

天气渐晚,在故宫附近转悠,嘚瑟地用新手机拍照,很开心,上一个手机用了两年了,照相功能不能用好久了,我一直压抑着我的艺术灵感不去拍照,终于得到释放,无比地开心。

夕阳下的故宫角

最美的也许不是风景,也可能是拍风景的人

闭馆有一段时间,已经看不到了熙攘的人群。

夜幕下的国家剧院

骑着小车子在中国最中心的地方转着,街上走着稀稀的三两个人,北京的冬天更多适合旅游,没有夏天的浮躁,反而让人觉得这个城市更加稳重。

与在中国最高权威的地方合影。它与皇城比肩,我不多说。墙外是重兵把手,每隔三十米就有一个人在站岗或者巡逻。

转悠着就到七点了,我不敢再往八点等,因为从这回宿舍的话还得好远,从中心到五环外,晚上也不能耽搁。没有磨太多的时间,我来到了今天答应要来的音乐吧,但是老板给了我很否定的回答——车子不能放。而这时他们正在里面排练,只能看一会他们排练了,要不然老板要把我车子扔出去了。

很精彩的rock,激烈的鼓点,好听的演唱,虽然好多我都没听懂......看到他们排演结束,我是时候该返程了。戴上早早准备的帽子,在北京的冷风中开始往回骑。

路上竟然走上了那一年我骑过的路,来到了同一个地方,一座三岔口的角楼,让我记忆回荡,是那么的清楚,好像才发生的一样,那一年我在这里迷惑了方向。

在路上也看到了这种自助图书馆,感觉还是挺新奇的。

一路,伴着小小的冷风,嘎吱响的车子,回到了宿舍,已是一头汗。

北京,一个快节奏的地方,大家都在钢筋水泥中用力活着,拼命地证实自己,让别人认可自己。毕竟北京是一个大熔炉,各个地方的人都有,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有时候陌生人能给你的,却是那百分百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