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下这个标题时,才发现距离《二零一七》只相隔了一篇。

颠颠簸簸的一年,我攒下了上百张火车票,东南沿海跑了个遍,与北京到上海的T110、T109上的列车员打熟了眼,列车员的“你不是昨天刚来上海吗?这又回去了?”,道遍火车上的一年。

开春的时候,不知道该往哪跑,客户在哪,客户应该是什么性质的,谁会买我的东西,我又该怎么把东西让想买的人看到…………,苍穹中,我像是一只鱼,在海底上下几千米穿越着各层的生态圈,寻找着我的客户。

前半年,我穿梭在各个城市大大小小的工业展会上,在商家想办法卖东西的时候,我在展会上来回给商家推销我们的产品。跑过拖拉机、跑过汽车、跑过机器人、跑过纺织、跑过建筑机械、几乎跑遍了国内的主流工业支柱。

从一开始的两眼懵,见到展会就跑,到现在能确定有可能存在客户的判断能力,琢磨的过程确实是痛苦的。经常大老远跨过山河跑到一个城市,却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了毫无收获的参加,常常是一张名片没有发出去,一个传单也没有找到想要发给的人。

这一条木筏,还在河上缓缓的飘着,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船员来一起建造更强的船体,终究于原因,一是还没有创造稳定的营收,二是缘分还是没到。

现在慢慢有了些客户,但是还没有形成规模、有能力找到稳定的客户供应,今年往往是在外面跑到了单子,就赶快回去把东西做出来,周而复始,也有给大公司也发了样品,不过实体行业的进度条,又长又慢。

一点点的完善产品系列,当每次把东西做完,我总会特别的焦虑,因为分身乏术带来的市场或技术时间的空缺,让我心痛不已。矛盾着,就这样一年过去了,站着往回看,已经不是写《二零一七》时的我了。

今年的单子都是样品型的,买几个试试,或者就是买几个用,虽没有得到太多的收益,但是对客户的肖像描画却慢慢地越来越准确。

债务越来越重,尽力把生活所需地进行简化。

也是在不停地销售中,磨削产品的方向,慢慢希望能抓住客户群体,给他们提供一些想到的、想不到的产品和服务,希望尽心地服务能搞到更多的客户吧。

对于新的一年的期望,还是希望努力把市场做大一些,有能力把团队搞起来,和更多的人一起做机器人事业,也是希望能找到能和我一样对这件事感兴趣、自觉有能力的伙伴。

还有就是别丢东西了,今年在火车站跑的时候掉了钱包,昨天滑雪丢了手机,两年多的照片一个念想也没留的就没了,太痛心了。

最后,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