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吹烛,是学校停电了半天的时间

刚到一五月,西安就变的焖燥不安,即使天气预报说着说今日必有大雨到,但是也没感受到有很多的凉快,还是烈日,我们打开了尘封的风扇,我穿上了短裤,来被迫迎接这个夏天的到来。

这些日子一直在忙,我经常会想起来说是是时候写博客了,但是恍恍又把心里的想法恍过去了,在前几天跑步的时候,我就想到,我是时候该周更一篇博客了,哪怕再忙。如果忙的话,更一更博客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放松;如果不忙的话,那更是对自己近来的一种总结,去警示自己去做更多的。

现在我躺在床上,在粗粗的喘气中我还能感受到那个鸡尾酒的味道,昨夜的醉,是在几维世界,我也忘记了。

晚上三点归来,辛辛苦苦找到学校的一个没有关门的教师休息室,我们才从本来蹲着的楼梯过道转到了休息室里的沙发上,我都忘记了我是怎么摔破了下巴,哪来的纸来捂着伤口,记着的,只有那昏昏沉沉的夜。

昨日,晚上还没有来电,我们便琢磨着去外面小小消遣,老翁提议说是去酒吧,完了的话还可以再去其它地方转下,正是因为小鹏在酒吧工作过的经历,我们才可以说是得到一定量的优惠,吃完饭后,我们等待着暗夜的降临,酒吧这种地听小鹏说是只有九点后才会热闹起来,我们在漆黑的阳台上聊着天,等待着八点钟出发点的到来。宿舍楼里已经少有人在,大家都在外面去晃悠去了,唯有少数的人还在宿舍玩着手机,在床上小憩着。

坐上没坐过的301路,来到了城墙脚下,小鹏带着我们去他以前兼职过的酒吧,尚有歌手在里面弹唱,我们点了18瓶的小青岛,什么样的酒,看面子都要450,我倒想见识下。

拿到手后,老翁扫了扫,超市一瓶3块多,我还没喝就已经醉了,干杯,为这翻了七八倍的价格!

我们面前的果盘换了一盘又一盘,后面我们才知道,原来每一桌只上一盘,这都是在小鹏的面子下,店员们给我们上了这么多。酒吧里唱歌的歌手都依稀带着文艺范,能来卖唱的,当然都唱的都不赖。

我们喝着酒,扯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们就笑着说每天都见,哪像这里的其它人很久不见来这聊天,我们没什么聊的……,这便是我们的大实话,整天干什么都会碰见,甚至上厕所的时候,哪有那么多说不完的新鲜话。

后面喝了传说中的鸡尾洒,好小,竟然是点着火焰来喝的,真是为这些都市里的人创造的小点子而感到开心、新奇,一口而尽,却忘了什么味道,这杯酒是我喝的吗?

后面我已经想不起什么时候又新来了很神奇的鸡尾酒了,对了,是小鹏的店长请的!

后面的时候,我们已经忘却了时间,我和一个哥们聊着,现在想起来已经差不多快忘了聊了什么,只知道,我们很开心!

我走路已经左摆右摇了,多亏了永林一路拉着我。

夜归的时候,已经是三点多了,找了一个师傅愿意拉我们五个人回。他们尝试过在宿舍门口叫阿姨开门,平日,这个点怎么好意思叫阿姨开门,而也许是借着熏意,才忘却了那种麻烦别人的请求吧。在他们叫阿姨开门的时候,我拿出手机,给八婆打了个电话,那边的八婆必在睡梦中,依稀用半个醒来的魂说着话,哈哈,半夜骚扰人的感觉太爽,说着说着永林夺走了我的电话,挂之。他身体这几天不好,今天晚上他没喝酒。

接下的事就已经是今天凌晨的事了,我们为了找到宿酒的归处,在楼梯下面蹲着休息,多亏他们找到了那个没有关门的休息室,我们才得以有个没有风的地方憩息。在这中间,我不知道我怎么在楼梯上摔破了下巴。

在宿舍的床上,我一回来把他们几个都叫醒,大清早6点了,还睡什么睡,我们扯了一会。这时又向八婆打了电话去叫醒她!她依旧跟猪一样半醒半睡的叨叨着,说“我,真是爱死你了!”。

想要睡去的时候,晕沉沉的脑袋起来,拿起电脑开始写。没有插图片,我现在脑袋还是极度晕晕的。

完笔睡觉。

哈哈

Update At Night

晚上神志清、精神可,把图补了上来,并献上下面这张图 六针,好贵!

Update After Six Mont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