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北京三个多月时间了,前一段日子把刚来时租的两室一厅退回给了房东,损失了一个月的押金,搬到了离办公室很近的放机床的一个小屋。

初代的东西已经定型了,整个事情也慢慢走上正轨,前几日也是进行了工商注册,这两天便是一直在和工厂联系加工样品,向上游联系元器件,随之,也是囊中越来越羞涩。

10个月的时间里,每天都是没日没夜的学习、干活、思考、推翻思考、再学习、再干活。夏天时,中午强迫自己午休10分钟,可就在这10分钟里,也许会醒来三四次,前六个月一直是这样,那时一直在寻找产品的方向,半夜睡不着、两三点自然醒是常有的事,醒了之后就盘坐在床上,尝试在脑袋里去思考机器人与人们的生活需求和未来,自己又该怎么去做。探索,永远是最爽和最痛苦的事情,每次想象技术的未来,能嗨到神经都兴奋,可是兴奋过后总会是理智,怎么做?现在需要吗?还得多少年?实现难度是多少?痛苦便是不能立即触摸到想象中未来的感觉,也是这痛苦,一直激励着我去实现它。

团队也是人来人往,空谈梦想,肯定是不对的,但是没有一个价值的梦想在远方等着你,你又怎么可能坚持下去呢,于是微风拂去,迎刃而四散。

一出来带着棒棒的身体去干活,前半年还好,健硕如钢,但依旧是在吃以前的身体老本,半年后突然有一天,坐着都浑身疼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了被忽视了的身体,已经很脆弱了。在走出西安的一个多月里,坐卧铺去武汉找她,从卧铺上一觉醒来的自己,却背不动了昨天一直的肩上的书包,整个腰、背、肩已经到了坍塌的地步,即使身上没有书包,也随时感觉自己的身体走着走着有可能在半路上散了。

刚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带的钱还算够用吧,所以生活质量一直也还算好。现在,囊中以所剩无几,或者可以称拮据。前几日也是做了一个外包,两天多时间挣了些外快,竟然是创业的第一笔收入,却和机器人豪无关系。

我一直也是认为一个人去做事情肯定是不对的,但面对了这个问题,总不能说放弃掉远方吧。我开心的是,在这段没有人走过的路上,有她的陪伴。

面包在嘴边逐渐远去,淡在视野里,而远方似乎,又更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