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前10天,我来到了北京,在燕科第七层拐角的房间开启了新的旅途,伴着未实现的点子与激情。

2017年的最后一天,在拐角的房间,写下这一年的过往与心情旅程,伴着更具象的点子与激情。


前六个月

在新的旅途上没有找到合适的伙伴,刚开始还是有点些许的失望,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人还是看运气的,急也无用。

最开始的半年目标是实现一个能达到相同性能的廉价工业机械臂,便开始了不停地选型设计仿真,推倒重来了多少次。还记得在大年三十晚上一个人在北京画图的情景,窗外烟花不断,我重推了齿轮的设计,计算着齿轮的受力与排布,准备就这样过的我和家里人在群里奔走相告祝福,抢红包。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创业不应是这么冷酷的,在大年初一凌晨三点多设计好了之后,立马收拾行李,打包准备买最早的高铁票回家,没有和谁说。当我背上书包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到了有血液、人性的我,脑袋里满满家的温暖,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我走在空无一人的京城,高兴得我一路小跳着去的车站。

前前后后设计了二十多个版本,联系了加工厂,用了将近一个月,最终将测试原型机制作了出来

准备组装加工回来的零件

那时的工作台(比现在的还整洁些……)

刚组装起来的机械结构,此时还不能动

设计了太多种集成电路让机器人动作起来

测试时的记录视频

这个样机仅仅是用来验证我这个新想法可实施性的,所以加工并没有按最高精度来,毕竟可以省一点钱嘛,动起来会有些晃动。

其效果其实还算是不错的,不过最后我还是暂时地搁置了这个项目。相比同类型产品,它的市场价可以于同类型产品的20%,可是结构相比较臃肿,且难以优化,损耗件较多,后期维护成本较大。

随着机器人市场的发展速度,我预计这个项目的寿命也就是三四年,但是推向市场的时间就得一年多,三四年后更优方案的价钱必会下来,这款以价格为导向的设计垮掉会很快的。

后六个月

当搁置掉前面的项目,走过了一遍机器人设计后,我将重心放在了传感器上,传感器是机器人控制的关键零部件,也是未来人机同台的支撑点,有了传感器,机器人才能感知外部的世界,带来更优的动作,就像我们的感观一样,是那么的重要。

八月的时候,妈、嫂子带着两个小屁孩来北京玩,我自打上大学后和家里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就很少了,寒暑假也不太回家。那时我还正在将前面机器人里的编码器抽出来做成一个产品的时候,一年多钱从来都是往外花,完全没有流入,所以囊里还是较为寒酸。

母亲上一次单纯为了玩出来,去青岛的那一年,怀上了我,现在二十五岁的我,没有工作时那些许的小资本,看着母亲六十六岁脸上愈来愈多的皱纹,不想让他们玩的不好,就开启了我的信贷模式,借钱也要让他们玩好。

母亲

长城上雨中的我们

送走娘伵个后,更感觉到时间的紧迫,赶快挣钱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不想让他们说为我省点钱非要打地铺睡在我的办公室里。没有收益的创业是自己逗自己开心,我是时候加快商业化的脚步了。

在11月的时候,我带着编码器产品和宣传册去了上海工博会(又是一年冬来时),开启了市场化的第一步。

编码器,又称角度传感器(方便测试使用的透明外壳封装)

展会上发的宣传册

现在这个产品已经开始慢慢接触客户了,但是如何把产品推出去,也是我这个新手必须要去实践的一门课了。

工作之余

其实在十一的时候,我司就不是我一个人了,我和刘筱一在马路边的车下,捡到了一个快要饿死的幼猫,本想说是带上去吃饱了就送下来,在公司养猫不合适,所以刘筱一起名「七斗」,愿名字能给它指向回家的路。结果很容易猜到,「七斗」把家指向了我司,最终还是没有舍得扔掉它。

七斗

感谢刘筱一多次空投的零食(这方便面真的是吃吐了)

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热心观众一年五次进京带着鸭脖拜访我司(有你我才能坚持下去)

一周把7天都放在了搞技术上,而在北京,能略加趣味的是,与永林和饭饭偶尔转转、约约饭,是我工作之余足够的消遣了,比如在我司起锅

一个人做事情,当然最主要的是心态喽,时常逗自己开心,是必不可少的事情,作为一个无可救药的自恋狂,自拍当然是一个自己逗自己开心最简单的操作了。

最后,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越长越美丽[微笑]

也愿金钢科技成为更多人才栖息的地方。